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江苏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微信掃一掃

關注中國致公

訂閱號

一位致公黨員的文化情懷:賣四合院 搶活檔案 為百年巨匠立傳

發布時間:2016年03月01日| 發布者: 致京宣| 查看: 9088 |原作者: 北京青年報|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摘要: ——記致公黨北京市委文化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北京致公書畫院秘書長楊京島

與啟功先生合影



    百集大型人物紀錄片《百年巨匠》以百集的規模,百年的時間跨度,用原貌、原作、原物、原址和情景再現的方式還原了42位20世紀中國畫壇巨匠、藝苑大師、文壇泰斗的人生奮斗和家國情懷。紀錄片分為美術篇、書法篇、文學篇、京劇篇、話劇篇、音樂篇六大篇章,包括齊白石、黃賓虹、張大千、徐悲鴻、趙樸初、啟功、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梅蘭芳、尚小云、歐陽予倩、田漢、劉天華、聶耳、冼星海等人,共108集。有人稱其為“工程”,確實是因為創作過程的清苦、艱辛和工作量的巨大。身為出品人、總策劃、總制片人的楊京島說:“做這件事,就像打井,執著做下去,可待清泉涌流。”
    為了《百年巨匠》這部紀錄片,楊京島在創作的幾年時間里幾乎放棄了與之無關的一切應酬,壓力大的時候夜不能寐,輾轉至深夜里頭腦反倒清醒,他就繼續籌劃紀錄片相關工作。“我和《百年巨匠》的7個總導演都是60年代生人。我們這代人從困難時期過來,一路打拼,到現在各方面條件都改善了,就想著為社會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自稱“雜家”的楊京島說。

 

二十年積累,與書畫巨匠結緣


    《百年巨匠》美術篇第一、二部已在央視、中國教育電視臺、北京衛視等30多家電視臺播出,其他篇章也都進入了收尾階段。楊京島稍緩緊繃的神經,回想自己多年與書畫藝術的緣分,冥冥中,《百年巨匠》的策劃,像是早在二十年多年前就開始了。
    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還在報社廣告部工作的楊京島就開始與人民美術出版社合作出版掛歷《中國書畫》。掛歷的內容就是由書法和繪畫作品共同構成。在稿件的征集、編輯過程中,楊京島跟很多書畫大家結下了不解之緣。
    上世紀90年代,乘著改革開放的大潮,楊京島下海創業,雖然事業繁忙,但內心對書畫藝術的熱愛絲毫未減,也是因為自己業務上的需求,楊京島經常舉辦書畫筆會和展覽活動,在活動中為藝術家提供展示的平臺和必要的幫助,同時也積累了廣泛的人脈和資源。從那時起累計到現在,他為國內知名書畫家們編輯出版各類畫冊、圖書近百種,策劃組織舉辦了幾十場筆會,幾十場展覽。
    在《百年巨匠》美術篇、書法篇的中國書畫界巨匠中,楊京島有幸與吳作人、趙樸初、啟功、吳冠中、關山月、黃胄等幾位大師都有深厚的友誼。
    “《百年巨匠》拍攝的都是近百年來引領中國文化藝術的大師、巨匠,這些巨匠誕生至今大都已年過百歲,其產生的年代正是近代百年來中國社會歷經滄桑發生巨變的一個特殊時代,他們的精彩人生和非凡創造為中國近代文化藝術史書寫了瑰麗篇章,我們就是通過追尋大師蹤影,重新梳理中國近代史和文化藝術史。”楊京島在談及百集《百年巨匠》的創作緣由時,不禁感慨,當年能與這些大師交往,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與黃胄先生合影

 

    1997年,香港回歸。楊京島策劃邀請了我國代表不同風格的山水畫大師和著名花鳥畫大師合作繪制了《春風百匯》、《萬壑同源》兩幅巨幅國畫,贈送香港同胞,表達同宗同源的感情。楊京島邀請書法大家趙樸初先生為畫題款。當時,趙樸初先生正在北京醫院住院,聽說是慶賀香港回歸,便欣然同意。原想這幅花鳥作品的題目叫《東風百匯》,趙樸老思忖一番,認為“東風”會讓人聯想起“東風壓倒西風”等“文革”語言,不如“春風”更為恰當。于是改題為“春風百匯”。“一字的改動,虛寫春意盎然,更實映時代的脈動。于細密處顯出大格局,這就是大師的風范”。回想當時的情景,楊京島充滿感慨。
    2001年,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楊京島與國家民委聯合策劃舉辦了一個大型書畫展。在這次展覽中,邀請了啟功先生參展。當時啟功先生的眼睛非常不好,對外已經封筆,但還是應邀創作。展覽結束,所有作品被收藏,每個參展的畫家都有稿費。唯獨啟功先生不肯收稿費。“他跟我開了個玩笑,他說‘如果我要這個錢,班禪就得來找我了。因為是西藏的事,我做這個事完全是祝福西藏,公益的一個事情,不能要錢’。”楊京島回憶道,啟功老先生是很幽默的一個人,為人謙和,“我每次打電話都是他自己接,我去的時候他總是親自開門。”
    如同與趙樸初、啟功先生的交往一般,楊京島和很多書畫大師建立了感情,他們的為人做事、生活點滴常常讓楊京島心生感動、啟發而受教。
    楊京島希望把歷史深處的這些大師用紀錄片的方式還原成一個豐富鮮活的形象加以呈現。就如同參與拍攝美術篇的總導演趙偉東所說:“我們發現這些人的文化性,他們自身具有的價值,遠遠大于我們這個時代賦予他們的表面、光鮮的東西。” 
    

下海,創造“海南第一屏”


    很難將楊京島的職業身份定位,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個跨界的“雜家”。他最初參加工作都是在首都的媒體單位。耳濡目染,眼看國家改革開放風起云涌,發展機遇層出不窮。
    上世紀80年代,海南建省,楊京島覺得自己創業的機會來了。他一路南下在海南辦了第一個廣告公司。當時的海口市不太大,廣告公司在市中心放置了十幾塊路牌廣告,知名度很高。那時候,電子工業部下屬的一個公司開發出了“電子顯示屏”,楊京島便率先將電子顯示屏引進海南特區,裝在了海口最中心位置的百貨大樓外立面上。這在海口市是個大事,開屏儀式時連當時的海口市委書記林明玉都親自出席,稱這塊屏幕為“海南第一屏”。
    時年海南省初建,與內地相比還很落后。楊京島想出了“南北企業家座談”的點子,給北京的鄉鎮企業家和海南海口當地的企業家牽線搭橋、創造機會、聯系合作。楊京島先后組織了三四批“南北企業家座談”,一些有實力的北京企業家在海南投資辦實業,為海南省的發展做出貢獻,“海南第一屏”的廣告業務變得更加紅火。
    1993年,楊京島轉戰北京辦了第二家廣告公司。廣告業務涵蓋小到牙膏、香皂日化品,大到洗衣機、冰箱家用電器等多個領域。楊京島至今還能回憶起那些烙刻著時代印記的商品品牌,牡丹、昆侖電視、白蘭洗衣機,“很多當年家喻戶曉的品牌如今都已隨著時代發展不復存在了”。楊京島感嘆道。當年由楊京島主創的最成功的廣告案例,就是后來成為知名品牌的匯源果汁和小霸王學習機。“喝匯源果汁,走健康之路”,當年匯源的廣告語依然令人念念不忘。 
     

拍攝《今日中國》,為救急賣掉四合院

 
    憑著精明的商業頭腦,楊京島很早就投資了北京四合院。然而為了拍攝為共和國成立50周年獻禮的紀錄片《今日中國》,楊京島卻以不高的價格賣掉了如今價值不菲的位于西單的一座四合院。
    1999年,楊京島策劃制作了18集大型專題紀錄片《今日中國》,作為向建國50周年的獻禮片。“1999年也是改革開放20年,我是從困難時期過來的,親身經歷這二十年改革開放給社會,給人民生活帶來的巨大變化。”楊京島帶著這個樸素的認識,想從歷史與現實的巨大變遷著眼,從發生在每個人身邊的變化入手,展現當代中國的發展成就、發展現實和存在的問題。
    拍攝如此宏大的題材,僅憑楊京島的一個文化公司是不可能辦到的。為了能準確、生動、權威地展現共和國日新月異的變化,楊京島憑借著自己多年積累的人脈資源,聘請了由十多位專業作家、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學者、著名新聞工作者和國務院決策研究部門的官員組成的撰稿集體,經過反復研究,七易其稿,終于完成這一重大題材的解說詞,“說熱點、拍實事,動真情”成了該片的鮮明特色。
    楊京島聯合了華北的北京電視臺,華南的廣東電視臺,西南的重慶電視臺,華東的江蘇電視臺、上海電視臺,東北的遼寧電視臺,西北的陜西電視臺等八家電視臺,跑了二十幾個省進行拍攝,自己的積蓄全部用完了,資金最緊張的時候,為了救急不得不以較低的價格把西單四合院賣掉。
    “當時真是很艱難,我們到處化緣,最后還是借了別人的錢才拍完。因為這個片子要是不拍完就成廢品了,我說一定要做完它,不管花費多大的財力都要做完它,不做完我覺得都對不起幫我的這些人;再有,我們這個年齡趕上建國五十周年不容易,我想總要留一個紀念性的東西,所以那個時候我真是咬著牙做下來的。”回想當初,楊京島還是感慨萬千。
    《今日中國》最終如期完成,并在中央1套和22家省級電視臺播出,引起廣泛影響。也因為這個紀錄片,楊京島習得了用鏡頭記錄歷史的角度和經驗,為《百年巨匠》的策劃做了成功的鋪墊。 
    

為拍攝,只身前往舊金山尋訪張大千之子

 
    2009年,楊京島先后策劃并與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人物》欄目合作拍攝了《美術大師——吳作人》和《國畫大師——張大千》兩部紀錄片。按照策劃主旨,片子里要盡可能多地呈現畫家不同年齡、不同階段、不同風格的作品,并對畫作進行解讀,讓懂畫不懂畫的人都產生興趣。片子播出后,頗受關注,《國畫大師——張大千》獲2011年優秀國產紀錄片獎。
    然而作為出品人和總策劃的楊京島卻認為,由于播出欄目的特定節目形態,使片中的靜態訪談太多,也因為節目時長的限制,對大師畫作本身和豐富的人生故事表現均不夠。他對自己的創作越加苛責,也尋找著新的探索機會。
    他發現還沒有一部完整記錄齊白石、張大千、黃賓虹、徐悲鴻等20世紀中國杰出繪畫大師藝術人生的片子。他們都久負盛名,作品價值很高,然而大多數人卻對他們的為人和藝術沒有真正的、完整的理解。楊京島認為:齊白石等20世紀的文化名人和他們的時代所倡導的人文品德、人文情懷應是中國文化的核心代表之一,所包容的人的理性是人類精神追求的一種至高境界。
    2014年,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電視臺、中央新影集團、百年藝尊(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楊京島任館長的銀谷藝術館聯合攝制的大型紀錄片項目終于啟動。經過反復、多次的研討,最后達成共識,決心用原貌、原作、原物、原址和情景再現的手法搶救記憶,還原巨匠本色,用親屬、朋友、同事、學生、當事人、見證者的講述還原一個豐富的藝術人生。
    楊京島身為出品人、總策劃和總監制,要統籌協調的事情極其繁雜。也因為多年對書畫界的熟悉和在書畫藝術上的浸潤,很多采訪聯絡事宜,只要有他安排,就能駕輕就熟。
    雖說紀錄片《國畫大師——張大千》得了獎,但是楊京島仍心存遺憾,就是當時沒有采訪到張大千的兒子張保羅。張大千雖然子女眾多,但常年跟隨在父親身邊的只有張保羅,他在日常的隨侍中耳濡目染,對父親的創作生活和藝術作品十分熟悉,文博界和拍賣界的人都稱其是張大千作品的“活檔案”。張大千盛名于世,作品珍貴,因而社會上出于各樣目的想拜訪張保羅的人太多,保羅老人不勝煩擾,所以對外界的拜訪十分謹慎,從不接受采訪,也謝絕見客,“隱居”在美國舊金山附近的一個小城市里。
    《百年巨匠》再次拍攝張大千,楊京島決心打動張保羅,取得張大千最真實鮮活的資料。經過輾轉繁復的介紹,楊京島終于獲得了一次與張保羅見面的機會。他只身一人,拿著攝像器材,趕赴美國舊金山。
    張保羅的住所是張大千留下的“可以居”,坐落在一片風景如畫的森林公園里。房子建在一個小山坡上,不遠的對面有一小湖。繞湖再過去就是以美麗風光著稱的“十七英里”的加州海岸線。年逾八旬的保羅老人一個人住在這里,自己做飯,不請保姆,過著清靜的隱士生活。
    初次見面,楊京島便講起了自己爺爺與張大千交往的故舊軼事,這一段先輩交往的淵源,打消了張保羅的疑慮,明白了楊京島并不是為追逐利益而來。張保羅感受到楊京島的誠意,也了解了《百年巨匠》紀錄片的價值,同意了采訪,并邀請楊京島吃飯。借此機會,楊京島用隨身攜帶的攝像機拍下了很多珍貴采訪畫面。短短的交往過程中,楊京島大氣而又不失細膩的做事風格獲得了老人的贊許,為了表示感謝,張保羅將張大千在大風堂所做的一個瓷瓶贈給了楊京島。
    一次坦誠的交往就結下了深厚的情誼,楊京島隨后再次帶著攝制組來到舊金山,順利地采訪到了張大千在美國的更多兒女,獲得了許多珍貴的獨家資料。
    也因此,楊京島和張大千的子女們結下了不解之緣。 
    

雨過天晴
開機儀式上的“小幸運”

 
  
    《百年巨匠》大型紀錄片分為美術篇、書法篇、文學篇、京劇篇、話劇篇、音樂篇6大篇章。各大篇章的代表人物都舉行了莊重的開機儀式。采訪中楊京島講起了開機儀式上的幾件“巧事”。
    張大千專集的臺灣開機儀式首先在臺北的摩耶精舍舉行。這里是張大千晚年的居所,去世后他的墓“梅丘”也在這里。參加活動的社會各界既有張大千在臺灣的學生,也有從老家四川內江趕來的張大千紀念館的館長。館長還特意帶來了家鄉的泥土,海峽兩岸共同紀念張大千先生。
    當天的活動定在上午10點開始。天剛放亮,臺北就下起了雨。所有人都穿戴雨具趕到活動現場。如果開機儀式在雨中進行,無疑帶來諸多不便,大家都在心里祈愿雨住天晴。就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臨近活動開始時,雨停了。大家紛紛稱奇,也恰巧當天是張大千先生的忌日,似乎大千先生也知道大家來看望他,于是在天上喝阻烏云。楊京島很是驚訝,因為開機儀式的日期并不是特意選在這一天,而是恰巧趕上了。
    接著,在張大千的老家內江,同樣舉辦了大陸開機儀式。那一天早上,傾盆大雨驟然而至,來到現場參加活動的人們滿懷焦慮,都在擔心活動能不能順利進行。楊京島見到這樣的瓢潑大雨,也很是焦急。可就在活動開始前的一刻,又一次雨過天晴了。更巧合的是,那一天是張大千的誕辰日,而在這一天開機,也并不是特意安排。
    不僅是張大千,同樣的,在趙樸初先生專集的開機儀式上也出現了雨過天晴的情況。啟功先生專集的開機儀式在故宮舉行,早就定下了開機日期,預報北京當天會是重度霾。可是,開機的當天,是北京難得一見的大晴天,天空碧藍如洗,很多參加活動的人都用手機爭相拍照,稱之為空氣質量優“故宮藍”。
    楊京島說,雖然這些靈跡奇事都是無心巧合,但一想到自己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做一點點傳揚傳統文化的事情,冥冥之中天地也來為他加分鼓勁點贊,他便覺得欣喜慰然。 
    

苦盡甘來
“我們這代人”的一點回饋


    “我這么多年做文化事業真的很苦,說心里話,完全是秉持對文化的熱愛在做這個事情。”楊京島說,文化事業清苦,很多人不愿做這樣沒有經濟效益的事情。從早年的下海經商到做文化項目回饋社會,楊京島只是覺得自己從苦日子過來,“應該做點對社會有益的事,過了幾十年再回想起來,我還算為社會做了點事,這就行了”。
    楊京島是上世紀60年代生人,他的名字,是父母愛情和家庭歷史的一個見證。父親是北京人,因為支邊去了海南,在那里遇到心愛的姑娘結了婚。楊京島生在北京,四十天時,母親就返回海南工作,楊京島留在了奶奶身邊長大。幼時家境貧苦,他幫著奶奶糊紙袋賺錢,積少成多,填補家用。
    初到成年,他開始到處干活掙錢養家。最苦的時候在建筑公司當小工,甚至做鈑金工砸鐵皮,做機務員編電纜,在天安門給游客照相,到了報社廣告部門以后,騎著自行車滿北京東南西北的跑業務。那時候北京的冬天甚是寒冷,他依然要頂著刺骨寒風和漫天大雪奔波在路上。“為什么我老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們是從小苦過來的,什么苦都吃過。人經歷這么多以后,更重要的是增長了很多社會知識,積累了人生閱歷。”楊京島說。
    現在回想,吃過的苦成了人生財富。“我們拍攝的每一位巨匠的人生經歷都非常坎坷,但依然在藝術和人格上令人欽佩和敬仰,對我們也是一種教育。”楊京島也會和書畫家朋友們說:“我要是畫家,我就把畫畫好;我要是書法家,就一定把字寫好;我要當個司機,也會把車開好。不管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認真去做。”
    “先做人,后做事”,他將自己的人生信條,濃縮在這句簡短的話語中,一步步腳踏實地向著自己的夢想邁進,在時代前進的洪流中,踏出自己的回響。(原載2016年02月27日北京青年報A14版)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金鼎娱乐 pk10计划网页 下载彩票365官网下载 北京pk赛车计划 a6娱乐平台 双色球中奖规则图复式 pk10走势图判断 11选5有稳赚的方法吗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赚钱到底靠的是什么